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2018年11月18日 星期日
开启辅助访问

广东省封开县南丰社区网  开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221|回复: 1

林今灵:解放战争时期我在封开的战斗生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1 09:34:17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介绍:林今灵,中国党员,1948年任封川人民抗暴自卫队指导员。解放后先后任开建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县长,惠州市农业局副局长、局长。
我原在粤北中山大学附中读书,抗日战争结束,随校迁回广州。当时面对国民党反动统治的黑暗腐败,我受到进步的思想影响,投身到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学生运动,参加了秘密组织,因而于1947年12月底与一些进步同学被学校开除学籍,党组织立即把我们转移到游击区。
1948年2月,我与3位同学由地下交通员带着离开广州,经三水、四会到广宁游击区。到达广宁四雍不久,见到粤桂湘边纵队政委梁嘉,随后,纵队副政委钱兴亲自找我谈话,3月,我被分配到怀东队去。下到连队,在张明率领下,挺进广西怀集东区,先后打了10多仗,打下鱼坑乡公所,缴了一批枪。还到甘洒、凤岗、七坑等地战斗,与地主武装及国民党县自卫大队苏达章部多次交锋,缴获不少装备、物资。在甘洒,我武工队长黄凡元等3人被反动派残酷杀害,我们无比愤怒地袭击甘洒,杀了几个反动派,并和自卫大队战斗了一天,后胜利而归。怀东队开辟新区的任务很重,战斗很频繁,我们还转战到广宁、阳山一带。
我到部队填写履历表,部队知道我在怀南毗邻的开建县有个社会关系,便在5月调我到怀南叶向荣部队。5月底,敌人集中数千兵力向我纵队进攻,广德怀封开游击区受到重点“扫荡”,由于敌强我弱,我们从怀南边战斗边突围。当时我是政治服务员,我和刘超明、徐宝莲—起走,我在先头部队,刘超明殿后,一路经封川七星向德庆打过去,曾经过两省三县交界的分界顶。战斗和急行军虽然很艰苦,但战士们情绪很高,满怀革命乐观主义,都风趣地说:“战斗使我们来到分界顶,在这里可以一脚踏上两省三个县。”凡路过的战士都乐于在顶峰上站一站,极目远眺。这次敌人“扫荡”是早有预谋的,到处山坳小路都有强迫群众修起的木栅,两旁还插有竹钉等障碍物,阻挠我们游击队通过,还常遇到民团放冷枪或伏击。这段时间,我们转战在崇山峻岭间,与敌人周旋,弹药非常缺乏,生活十分艰苦。接着,转移到封川七星筋竹坪、风水尾一带。风水尾的反动武装不让我军通过,袭击我们。我们与其打了一夜,将其赶跑。后来,我随先头部队到达德庆三河游击区,见到了德庆地下党负责人陈家志、黎永钦、陈瑞华等人。
在被敌人“扫荡”的一个多月中,有些人“反水”了,很多群众害怕,不敢接近我们。我们差不多天天都转移,白天掩蔽,夜里行军,山上的山蚂蟥很多,战士都被吸了不少血。这时,叶向荣政委、陈胜司令员也带部队陆续到达德庆三河。原广德怀总队约四五百人(包括黄江、刘乃仁、徐儒华等部),因减员,已不足100人。为了加强部队战斗力,部队进行整训,首长们对全体指战员反复进行形势和革命前途教育,以扫除阴影,坚定信心。整训后,即派出几个武工队分别跳出三河,扩展到各处活动。我和徐宝莲带一个武工队绕过高良敌人据点到新昌、马圩、官圩一带。我们进出三河地区达五六次之多,秘密串连发动群众,散发传单,宣传我军政策,讲革命形势。我们的活动引起敌人的恐慌,四处出兵捕捉我们。一次,我队到挂榜村附近驻扎,战士们在凌晨三四时才休息,天一亮,就警惕地登上山腰,结果敌人上午来包围村庄,搜不到我们,扑了个空。后来,我又回主力部队。1948年10月左右,我参加了打闸村、金郡、莫村等战斗,部队迅速地解决当地敌人武装,开仓济贫。至此,整个悦城河地区打开了局面,只剩下悦城,但也已处于被我军围困的境地。当时二团政委陈大良、广宁区队队长刘乃仁等均在一起。部队在莫村住了几天就撤出,刘乃仁与我等20多位最后撤出。随后,国民党德庆县长范球等带了100多人窜进莫村。他们到莫村后表现很紧张,很恐慌,怕我们晚上去摸营,在周围田垌安放大光灯(汽灯)。我们则在晚上组织战士用枪射击他们的大光灯,并到处烧火堆,制造声势要袭击他们。结果,他们在莫村只住了几天就夹着尾巴逃跑了。
1948年11月间,为了开辟新区,我又进入封川。当时以黄江(后是何涛)为队长的封川特派队,活动于七星山区筋竹坪一带,队伍二三十人,我与孔昭、植火友在队里分别抓政治和军事工作,黎珠、梁标元等也在该队。为了巩固和发展游击区,我们进一步做杨竹娣股匪的争取改造工作。过去在抗日战争期间,德庆地下党负责人徐儒华、陈家志在七星山区活动时,曾经做过杨竹娣的工作,以后叶向荣、何涛也向他做过工作。有了这些基础,我们做工作进行得比较顺利。杨竹娣在黑石顶附近有私人独立房屋,我随黄江到他家谈话。我们对他讲清形势,宣传我军政策,申明大义。做了一系列的工作后,杨的思想有很大的转变。他有一定的正义感,他与国民党有矛盾,他认为自己为匪是生活所迫,决心改邪归正,并表示愿意参加我们的部队。我对他说:“我们解放军有严格的组织纪律,要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去打倒蒋介石,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建立新中国。”他表示同意归附我们,接受我们的领导和指挥。尔后,在杨部协助下,我和黄江走遍了黑石顶一带的山区。我们部队先后在风水尾一带拔掉两个“暗钉”——消灭两小股地方反动武装,从七星筋竹坪一直打到黄岗山区。后来,还接受杨竹娣建议,把部队移驻黄岗山一带。那时候,正当寒冬腊月,部队缺食少穿,常吃野菜野果充饥,晚上寒冷不能睡,大家在屋内围着一堆火取暖,前身暖了转后身,后身暖了转前身,直到天亮。部队严格遵守纪律,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指战员为人民解放事业都以苦为荣。
我们的部队,在巩固七星、黄岗山游击区之后,便逐步向外围发展,先后插向渔涝、杏花和河儿口附近一带活动,在三礼、斑石、香车、罗源、上扶等村庄都驻扎过。绥贺支队司令部,还一度移驻河儿口附近古藤瑚村有四个炮楼的大屋。当时,封川特派队的队伍加上杨竹娣部约七八十人。
1949年3月初,为了发展新区,支队决定拔掉敌人盘据在渔涝圩的据点。事前通过侦察和内线情报,掌握到敌人的兵力布置和据点的详细地形,确定战斗的打法。在3日黄昏吋候,部队从黄岗出发,由叶向荣、陈胜指挥,德庆有徐儒华、刘超明等参加,封川有黄江、何涛与我参加。天黑之后,部队沿着河床边向渔涝圩运动前进,整个队伍连后勤共有200多人,每人都带些番薯,临战才吃,战士们情绪都很饱满。在夜里到达渔涝圩后,我们首先对敌人的各个据点进行了包围,圩内已有我们事前安排的杨竹娣、植火友等人作内应。主力是攻打丁字街口的警察所、保警常备中队。当战斗打响之后,保警常备中队负隅顽抗,在楼上居高临下打枪,丢手榴弹。我们的火力控制不到楼上,指挥员立即命两个扒沧手爬上警察所两侧楼顶,用机枪集中火力向其窗户射击,掩护战士向楼上冲,打得敌人大叫大嚷,混乱一团。我军边打边喊话:“缴枪不杀,解放军优待浮虏。”这祥,敌人就举手投降了,把枪缴给我军。与此同时,保警分队、文西乡公所和商会等据点守敌,也全部缴械投降。这次战斗,获得全胜,缴获枪枝弹药和其他军用物资一大批,电毙敌警长-人,击伤多人。我方牺牲战士一人,受伤数人。战斗结束,开石济贫,我们的军威大振。后来,敌我出现反复“拉锯”的形势。
打完渔涝后,我们撤到外围,还到河儿口开过群众大会。我军撤出渔涝后不久,国民党广东第十二行政区保安第一总队(又称“忠义救国军”)由党义一带领窜入渔涝,与我们驻在上扶、诵侣的部队相对峙。这时,绥贺支队和封川特派队主力已暂时转到德庆,留在封川的队伍人数不多。由于形势发展的需要,支队决定成立封川县人民抗暴自卫队,队长是杨炳昌(即杨竹娣)。叶政委还交给他一份任命书。叶政委对我说:“调你到杨部那里去,改造这支队伍。”并说“黄岗山这块根据地很重要,要守得住”。随即交给我一个加强班,有正副班长,还有排长植火友,我当栺导员统一领导该队,活动在黄岗一带。不久,黄江、何涛等团的领导拉队到德庆去配合主力打马圩等地,后转移回三河黄石降,黄岗山只留我负责。当时,的确是做到改造杨竹娣那支队伍,守住黄岗山。后来,黄江等又拉队转回黄岗山。那时,我们还常到周围村庄发动群众,扩大影响。
第二次打渔涝是4月5日清明节那天。事前,我们了解到敌人把渔涝粮仓的粮食装上船准备运走,情况紧迫。我们研究决定再打渔涝,不让粮食给敌人运走。淸明前的一晚,进行夜袭,先摸敌人岗哨,引起敌人自相混战。清明这天,队伍便发起攻击,很快打进渔涝,何涛带队打一路,黄江和我打一路。天亮时,黄江与我带几个人登上渔涝圩对面山顶上指挥这场夺粮战斗。这天,细雨纷纷,远近山头还见到有群众烧香、放鞭炮,扫墓拜山。我们的战士英勇地冲入渔涝圩后,敌人败退,我们边打边追,一直追至渔涝河口,把敌人抢运走的几船粮食全部截回来。我们高兴极了。这场战斗,从了解情况到组织战斗,其间还与当地士绅做了大量的统战工作,也有内应,所以是顺利的。
自1948年冬部队重新进入七星、黄岗山后,我一直在封川县活动,没有离开。1949年4月,大军渡江后,形势更好,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发出《关于大军渡江后的工作指示》。为了贯彻这一指示,发展开建县的工作,组织武装,迎接解放,时机已到。支队叶政委亲自派我到开建县进行秘密工作。前在怀南时,他就对我谈到开建的情况,这时他又对我说,开建地方反动势力当权,与当地各界人士矛盾很深,前县长韩继中夫妇被正直的人士剌死,曾有人和我们联系。他要我到开建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打击敌人。我出发前由团政委黄江、政治部主任何涛直接布置任务,方法也交代清楚。任务:一是了解敌、友、我的情况;二是能发动搞武装就搞武装,有多少人就给多少人的番号,一个大队或一个团的番号也可以。组织力量后,打什么名堂都可以,只要服从我党我军领导,以后可以改编为我们部队番号。为了方便我到开建活动,黄江带领部队从渔涝开往白垢、清水湾一带活动。接着,开建那边来的覃三(又名沙塘三)带我前往开建。临行前,黄江与我在贺江税站谈了一次话,他的意见是我到开建最好先插入学校,做知识分子的工作,如果站得住脚就逗留长些时间,否则就回来。当时还定下联络办法,他打算在渔涝、清水湾一带等我,并交一些港币给我(当时国民党纸币已贬值到几乎无用了)。我把手枪留下在部队,只带几件衣服,一把雨伞,化名李同良,前往开建县执行新的战斗任务。黄江在贺江渡口依依不舍地送我过河,还说:“你是在解放战争中第一个派到开建工作的共产党员,祝你胜利归来。”
我与覃三过河不久沿山路走,经都平圩,进入开建西山,路经吴伟庭处(他原是土匪,后归正),因为覃三带我去,也顺利通过。随后覃三介绍我认识林鹤巢老师及其侄子林敬和。我住在南丰圩对面渡口林鹤巢家里,有时住在离渡头几里远的林敬和家。经过几天了解,我掌握了敌、友、我的一些基本情况。接着,便到南丰建声小学和开江小学,与教师李家枨、李非庸、李影等见面谈话,讲明我的身份是人民解放军,向他们讲革命道理,讲解放战争大好形势,讲我党我军政策等。同时,还对他们讲了我与黄沛榕的社会关系。他们都是知识分子,对当时的社会现实不满。后来,他们又带我去一间商店找到林仲达先生。林是个知识分子,当过教师,那时他是个商人,在当地有一定威望。我们认识后,我和他曾多次交谈,有时在商店,有时在学校。同他谈时,有一些倾向进步的知识分子在座。林和他们对我都很尊重,他们都千方百计地保护我。我多次对他们讲革命道理、形势及我党政策,希望他们组织起来,与我们一起打倒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建立新中国。他们均表赞同和支持。我对他们说:你们能搞武装最好,能搞多少就搞多少。至于搞起后安什么名称,当时没有指定,但说到用什么名称也可,总之要归我党领导,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国民党面临全面崩溃前还作垂死挣扎,一面疯狂地镇压共产党人和进步青年,一面又威吓欺骗人民群众。一天,林鹤巢从南丰赶圩回家,对我说:侯魁(县自卫大队长)在当街的铺子上宣传,把一张纸折起来,剪刀一剪,把纸碎砌成十个字:“介石回北平,从朱毛亡命。“说这是天意,来威吓群众。我当时对林鹤巢说:“蒋介石大势已去,亡命的是他们,而不是我们。我们一定要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我在开建活动,前后有20多天,还把县自卫大队人数、兵力和驻南丰龙湾一带的敌军了解清楚。我考虑到短时间内不可能搞起武装,只由覃三带我在西山活动了两天,就回部队了。回来时也经都平,在清水湾附近见到黄江政委,即把我到开建活动的情况向他作了详细的汇报,黄江还赞扬我一番,说工作完成得很好。后来,开建方面通过种种关系,从广东第十二行政区公署领回了一个“合法”的番号,组成一支有几百人的武装队伍。他们组织起武装后,曾向我们部队报告过,并按我们的意图办,在解放开建县城南丰的过程中是起了重要作用的。
我回到封川游击区不久,莫庆培与梁家模、林立宏、陈其凯、卢如梓、姚世鹏等人已带着在怀西組成的一支几十人的革命队伍,来到绥贺支队六团了。莫庆培差香港达德学院学生,思想进步,参加了游击队,在1947年底奉纵队司令部指示,返回怀集西区组织武装,经过艰苦秘密工作,串连组成以革命知识分子为主并带有抢枝的武装队伍,到部队后也参加过多次战斗。解放后,这批同志中很多是我们各个岗位上的领导和骨干。
解放开建的战斗,是绥贺支队政委叶向荣派出已来参加部队的开建人李沧、莫昭平等回去后组织发动的。参加解放开建的战斗主要有两支队伍,即王烈生和邓卓魁的队伍。王烈生是广西苍梧县人,王的队伍是经华南分局介绍,由原西江南岸四支队领导转到绥贺支队,是何涛经手接过来的,后编为六团暂二营。而开建邓卓魁的队伍,是我接受我党我军委派去做工作之后才组织起来的。这两支队伍在1949年11月解放开建县城的战斗中,都尽了很大的努力,战斗很艰苦,被打伤了不少人,牺牲了几个战士,付出了代价,终于打败了反动派,俘虏了县长伍穗新,把县政府的钱、粮、文书、档案和其他物资封存起来,待六团主力到开建后,全部移交。他们攻打开建县城,事前经过调查研究敌情,如何打法也经过周密部署,他们联合战斗,一面硬攻,一面结合政治攻势,因而取得战斗的胜利。他们打下开建县城后,立即派人向部队领导报告全部情况,并带六团主力进驻开建县,入城时群众夹道欢迎,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欢庆解放。所以说,打下开建县城,是按我党意图去打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绥贺支队第六团去解放的。
我从开建返回封川后,一直在部队。1949年7月间,根据上级指示,我带部队进驻渔涝,约10天时间。那时候,影响可大了,解放军为人民,军纪严明,保护生产,保护工商业,赶圩集市的人很多,很热闹。国民党乡公所、警察所没有了,群众信任解放军,很多事都上门找解放军处理,甚至连排难解纷之事也请解放军帮助解决。我还常带部队到河儿口、斑石、杏花、罗董一带活动。部队所到之处,纪律严明,得到群众的拥护和支持,参军人数增多,队伍得到扩大。
11月上旬,我们在封川杏花截击迫降莫汉部(国民党广东第十二行政区保安第二总队),这是在封川县内缴获敌军武装最多的一次。当时,正值我军解放杏花圩后,部队驻在杏花,而莫汉残部正在都城溃败后撤退长岗,一直逃窜至三礼,向杏花方向而来。当时何涛和我研究了敌情,知道敌人近200人,比我们多,而且武装较好,有几挺机枪。我们决定主动截击敌人,出奇制胜。我们派出前哨迎战,在附近山头把队伍埋伏好,何涛与我直上阵前指挥,杨竹娣在后面。敌人到达时,我们一面准备截击,一面阵前喊话,展开政治攻势,说解放军优待俘虏,缴枪不杀。最后,该部以敖伦(副总队长)、何十二为首,慑于大势,终于在杏花圩附近一里多长的河滩上,160余人放下武器,向我军投降。缴获机枪4挺,冲锋枪4支,还有卡宾枪、掷弹筒及长短枪160余支,子弹、物资一大批。对投诚不愿留下的人员,我们按政策发给证明和路费遣散。
莫汉残部缴械投降不久,第二野战军先遣团先头部队在罗董附近与我部会师,我与南下大军接头,配合大军在罗董附近搜索残敌。接着,二野先遣团继续往封川江口前进。11月中旬,在杏花成立封川县第一个区级红色政权——仁里、德宁区人民政府,我被任命为区长。不久,叶向荣分派黄江、刘乃仁、我和孔昭、戴政等几个人带一支部队上开建,何涛带一支部队留在封川。
我们一支队伍从杏花出发,经过渔涝向开建前进。到莲都之前,配合南下大军四野部队在良心寨消灭了一股地方反动武装。我们根据群众揭发,抓到了这股敌人的头子、罪大恶极的文东、文西乡联防处主任孔蔼堂,给以就地正法。到莲都时,解放开建的武装队伍李沧等10多人到莲都来迎接我们,由他们带路前往开建。我们到开建后,西江军分区派暂四闭由吴声涛政委带领,路经开建,开往怀集。
1950年1月1日,中共开建县委员会、开建县人民政府成立,黄江任县委书记兼县长,杨明任县委副书记,刘乃仁任副县长,孔昭任县大队长,李沧任副大队长,杨明兼县大队政委,戴政任县大队副政委,我任财政科长兼税务局长、银行行长。后来钱青调来任组织部副部长。当时还安排一些非党人士工作,林伯达任县人民政府秘书,莫昭平任建设科长,黄邦固任文教科长,他们都是知识分子或商人,工作都能做,我们都使用他们,执行统一战线政策,是符合党的要求的。
总的来说,解放战争期间我在封开活动,在党的领导下做了一些工作。1948年以后,封川、开建县革命力量发展得很快,是由于在党的领导下,在全国革命大好形势的影响下,经过绥贺支队和第六团全体指战员的努力,正确运用“三大法宝”,以及广大人民群众大力支持的结果。(原载1989年《解放战争时期封开县武装斗争史》,后又经本文作者略为修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22 00:13:15 |显示全部楼层
可惜,国民时候是县城,现在不是了,降级变为镇。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Powered by Nanfeng © 2013-2015 广东省封开县南丰社区网 ( 黔ICP备15006779号-1 ).    封开县南丰社区网.
友情链接、发布广告等站务事宜请联系fknfweb@163.com.站务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建议你使用IE8或其他主流最新浏览器浏览本站.
注:本站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客服QQ:2785272403及时删除。本站将乐意接受您的意见,并及时作出修改。 本站免责声明:本论坛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论坛立场。本论坛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
返回顶部